周芷若似无奈地说道:“让他们谈吧 ,家里就这么两个男人了,总不能把他们赶出去吧……”

周芷若似无奈地说道:“让他们谈吧 ,家里就这么两个男人了,总不能把他们赶出去吧……”

自从陆老闷去世之后,陆鸣已经有很久没有看见过陆邦了,细细打量了几眼 ,只见他光上膀子  ,下面是一条四角裤衩 ,脑袋上盯着一个锅盖一般的发型 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个艺术家呢。

自从陆老闷去世之后,陆鸣已经有很久没有看见过陆邦了,细细打量了几眼 ,只见他光上膀子  ,下面是一条四角裤衩 ,脑袋上盯着一个锅盖一般的发型 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个艺术家呢。